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信息司副司長安筱鵬,近日在2016中國互聯網大會上表示,分享經濟的春天,將是從分享消費資料走向分享生產資料,從消費環節的分享經濟走向生產環節分享,從為個人消費者服務到為企業服務,從提高交易效率到提高生產效率。制造業是互聯網+行動的主戰場,未來也將是分享經濟的主戰場。

  本次大會聚焦“分享、融創、協同、生態”四個關鍵詞,“分享經濟”是本次大會的重要議題,下面我結合今年5月20日國務院剛出臺的《關于深化制造業與互聯網深度融合的指導意見》,談關于分享經濟的三點認識:

 
  第一,制造業是互聯網+行動的主戰場,未來也將是分享經濟的主戰場。
 
  《關于深化制造業與互聯網深度融合的指導意見》開篇就提出了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的定位:制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制造業是互聯網+行動的主戰場。
 
  中國是制造業的大國,也是互聯網的大國,如果能夠發揮制造業與互聯網的優勢,把這兩個優勢疊加起來,使其產生化學變化、產生化學反應,就能夠形成一種聚合效應。在這種聚合效應的基礎上,會產生一種倍增效應。所以互聯網+,它不是“加”,而是乘,正像《指導意見》里所講的,“推動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有利于形成疊加效應、聚合效應、倍增效應”。
 
  分享經濟是互聯網發展的重要趨勢和方向。我們看到了分享經濟在消費環節的這種乘數效應,看到了汽車、房屋、餐飲、教育、醫療等面向個人消費者領域的分享經濟,看到了滴滴打車、神州專車、小豬短租等分享經濟的新業態。國家信息中心的研究認為,2015年中國分享經濟市場規模約為1.956萬億元,分享經濟領域服務提供者約為5000萬,參與分享經濟活動的總人數已經超過5億人,未來五年分享經濟年均增長速度在40%,我們看到了分享經濟的繁榮發展。但總體上來看,分享經濟的發展才剛剛起步、才剛剛開始,分享經濟真正的春天還沒到來。
 
  分享經濟的春天,將是從分享消費資料走向分享生產資料,從消費環節的分享經濟走向生產環節分享,從為個人消費者服務到為企業服務,從提高交易效率到提高生產效率。
 
  制造領域的分享經濟已經萌芽。今年6月2號沈陽市政府辦公廳發布了《關于支持沈陽機床集團i5戰略計劃的實施意見》,一個地方市政府專門為一個企業的產品出臺實施意見在全國也不多?!癷5機床”的戰略意義如何體現,我們可以從自主數控系統、機床全生命周期管理、新的商業模式等多個維度去理解,但今天在分享經濟的論壇上,我想從分享經濟的視角去觀察。
 
  正像沈機人所說的,沈陽機床歷時多年開發的這款i5操作系統,就像從諾基亞塞班操作系統到蘋果的iOS系統,它是一個面向互聯網機床款操作系統,可以和機床周邊的AGV小車、機器人、零件設備、手持移動終端進行交互。
 
  更為重要的是,它帶來了商業模式的變化,它實現了“0元購機,在線交付”。過去很多中小企業要買一個花十萬、幾十萬買個機床,現在沈陽機床可以不讓你花一分錢就可以讓機床進到你的生產線上,按照加工零部件的數量、或加工零部件的時間給沈陽機床付費。中小企業購買的不是“機床”,而是“機床加工能力”;中小企業擁有的是機床“使用權”,而不是機床的“所有權”。這就是分享經濟在從消費環節進入生產環節、從分享消費資料到分享生產資料的重要標志。
 
  如果說,沈陽機床是模式是“分享機床”,那么上海明匠模式就是“分享工廠”。上海明匠是一家智能制造工廠的系統解決方案企業,正探索自己為客戶建設智能工廠、客戶可以按工廠加工產品的數量來收費的新模式,本質上是制造工廠所有權跟使用權的分離,是分享經濟進入到制造環節的一種重要的探索。
 
  正是基于這樣一些新的趨勢、新的探索,在《指導意見》有一段話是專門去描述制造環節的分享經濟:“推動中小企業制造資源與互聯網平臺全面對接,實現制造能力的在線發布、協同和交易,積極發展面向制造環節的分享經濟,打破企業界限,共享技術、設備和服務,提升中小企業快速響應和柔性高效的供給能力”。
 
  制造能力就像我們常講的阿里淘工廠,中小企業可以在阿里平臺發布自己的制造能力,可以實現一個定單若干個工廠加工能力的在線協同,這也是分享經濟的一種重要形態。
 
  從國外來說,分享經濟進入制造領域、進入生產資料的分享也有一些新的探索。有些國家對農用機械、建筑機械、運輸機械的分享更加普遍。
 
  美國的農民有2000多億美元的機械設備,大部分時間都是閑置的,MachineryLink構建了一個農業機械分季節使用的分享平臺,為農民提供了一個收獲淡季向數百公里之外的農戶出租閑置農業設備的服務新模式;
 
  在荷蘭,成立于2012年的Floow2公司,搭建了面向建筑、運輸、農業領域設備的共享平臺,目前平臺上共有2.5萬項設備可租賃,這個發展思路跟分享汽車是一樣的。
 
  另外,德國凱撒壓縮機公司通過遠程監控系統,將自身的業務從單純的出售空氣壓縮機轉變為按照客戶使用壓縮空氣的體積、壓力等指標對客戶進行收費。
 
  德國也在探索機床聯網,把客戶的富余加工時間或能力進行出租或出售,幫助客戶按照加工時間或加工精度進行收費。我們可以預期,制造業是互聯網+的主戰場,也將會是分享經濟的主戰場。
 
  第二,分享經濟也是解決制造業與互聯網深度融合現實問題的有益探索。
 
  當前,我們許多制造企業經營非常困難、市場不太景氣,許多中小企業在發展智能制造方面,看到了發展趨勢,也知道發展方向,但面臨很多挑戰。許多中小企業缺資金、缺技術、缺人才、缺理念、也缺很好的解決方案?,F在好了,如果我們真正推動分享經濟從消費環節進入制造環節,如果能培育出一批像沈陽I5機床這樣的產品,能夠形成一批像上海明匠這樣的進入制造環節的企業的話,可以通過分享經濟的思路理念,只求所用、不求所有,中小企業可以低成本、低門檻地使用一些更優質的制造資源。
 
  制造環節的分享經濟模式通過以租代買、按時計費、按件計費的方式大大降低購買設備的成本,而且分享工廠以較低成本分享技術人員、維護人員,有效解決了智能制造發展缺人才的問題,解決了企業、尤其中小企業智能制造發展過程中所面臨許多問題。
 
  制造領域的分享經濟剛剛開始,在很多領域很可能還是一個萌芽狀態,但是我們要看到未來發展前景,分享經濟為各類企業提供了難得的發展機遇、提供了廣闊的市場空間。
 
  第三,當前分享經濟蓬勃發展的內在動力。
 
  剛才幾位專家都提出了,為什么我們在30年前都提出了分享經濟,而只有近三五年分享經濟才成為一個熱詞,成為各界廣泛關注的一個話題,其背后的動力機制是什么?在我看來,根本原因在于信息技術尤其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促進了分享經濟。
 
  分享經濟的核心是“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從分享經濟的本質來看,其核心從交易“產品”到交易“能力”。滴滴出行交易的是“出行能力”,沈陽i5機床交易的是“加工能力”,豬八戒網交易的是“設計能力”。
 
  分享經濟這兩年才蓬勃發展,是因為信息通信技術、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解決了分享交易能力的三個最基本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誰和誰交易?“Who”。第二個問題要交易什么?“What”。第三個問題怎么交易?“How”。
 
  第一個問題是誰和誰交易,關于“Who”的問題。
 
  從實踐來看,無論是閑置資源的擁有者,還是希望分享閑置資源的參與者,在很多時候,供需雙方的信息是碎片化的,是一個具有長尾特征的市場。一是閑置資產提供主體的信息是碎片化的,市場上充斥著無數個交易主體的信息;二是閑置資產的空間分布是碎片化的,今天提供了,可能明天沒有了;三是資源可利用時間是碎片化的,資產分布充滿不確定性、是實時動態變化的,所以要實現資源的精準對接是比較困難的。而信息通信技術、尤其是互聯網提供了一個平臺,實現了分散的供需雙方的精準匹配,它解決了誰和誰分享、誰和誰交易的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分享什么?關于“What”的問題。
 
  各種“能力”是分享和交易的對象,為什么“能力”可以分享和交易呢?因為信息通信技術解決了“能力”交易時的可計量。沒有計量就沒有交易,當交易的雙方對于他們交易的時間、價格、產品形態、收益等都沒有辦法計量的時候,這個交易是沒有辦法完成的。相對于有形產品所有權的轉讓,基于有形產品服務能力的度量是非常復雜的。過去機床企業通過賣機床給客戶的方式賺錢,現在機床企業要通過機床的加工時間、精度或加工產品的數量來收費,而當交易雙方不能對機床加工的時間、產品、精度、數量等指標進行準確計量的時候,這種分享是不可能實現的。沒有信息通信技術的時候,“能力”是不可計量的?,F在,無論是用滴滴打車還是剛才講的I5機床,I5機床可以利用加工零部件去計費,加工零部件的能力是可以計量的,滴滴打車可以計量距離的,只有能夠按照時間、里程、產量、精度等,對各種“能力”進行計量時,交易才會達成。
 
  第三個問題是怎么分享?關于“How”的問題。
 
  “能力”的交易能不能實現,還取決于交易成本是否足夠低。信息通信技術解決了交易過程的低成本問題,無論是交易過程的搜尋成本、物流成本、制度成本、支付成本、信用成本,由于信息通信技術的出現發展和應用,都帶來了交易成本的最小化。為什么我們今天能講分享經濟?因為信息通信技術高效率地解決了誰和誰交易、交易什么、怎么交易三個基本問題。
 
  當前,分享經濟盡管現在大部分仍是消費環節的分享經濟,但是我們可以預期,未來將會大踏步地進入制造環節。中國的智能制造市場是獨特的,孕育著分享經濟的巨大商機,當前我國部分行業工廠設備利用率不超過60%,有一些不超過30%,監測設備只有10%,這都為未來分享經濟發展提供巨大市場。
 
  最后做一個小結:分享經濟的春天何時到來?一枝獨秀的春天已經到來,百花齊放的春天尚需時日。
 
  我們期待的分享經濟的春天不是一枝獨秀春天,不只是消費領域的分享經濟,不僅僅是面向消費者的分享經濟,也不僅僅是面向生活資料的分享經濟。
 
  分享經濟的春天應該是百花齊放的春天,從分享生活資料到分享生產資料,從消費環節進入制造環節,從為消費者服務到為企業服務,從提高交易效率到提高生產效率。我們需要積極擁抱分享經濟、融入產業變革潮流中。

責任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