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2日,“智慧中國·十三五信息化發展戰略巡回研討會”在寧波市召開。大會以“網絡強國與兩化融合背景下智慧城市發展策略”為主題,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寧波市智慧城市規劃標準發展研究院主辦,國脈互聯智慧城市研究中心承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楊學山、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互聯網協會副理事長高新民、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信息司副司長安筱鵬、寧波市智慧城市規劃院院長顧德道、浙江省智慧城市專家孫謙、國脈智慧城市研究中心主任楊冰之、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施水才等多位專家領導出席了本次會議。

  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信息司副司長安筱鵬出席會議并演講,以下是文字實錄:
 
  我首先非常高興參加這個論壇,根據這段時間兩化融合及對這項工作的一些考慮,我簡要的給大家匯報一下。苗部長一直在很多場合講,“推動兩化融合是立部之本,是工信系統的共同責任?!边@句話是在過去的兩、三年一直在講,反復在講。楊部長也提出一個新的觀點:“兩化融合不僅是部里面立部之本,整個工信系統的共同責任,也是推動制造業強國的戰略致高點?!边^去一年的時間委托工程師院的一些院士在研究制定《中國制造2025》,在制定規劃過程中,大家也在探討,凝聚共識,推動制造業由大變強,但什么是制高點、什么是主線、什么切入點,大家有很多爭議與爭論?,F在來看,大家都把兩化融合作為推動制造業2025的一個制高點。
 
  關于工業4.0、工業互聯網、農業互聯網等等以及新的信息技術產業革命,國際上都有很多不同的認識判斷,但共同點在于通過信息技術跟傳統工業的融合發展,是下一輪技術產業革命的方向。在部里討論中國制造2025這個規劃時,普遍認為“兩化融合、深度融合”是工業由大變強的新的制高點。
 
  當前對兩化融合的認識和部署都有了新的要求、新的趨勢,一方面部里兩化融合的工作重點是推動兩化融合的貫標工作,過去用3、4年的時間做一個準備,今年標準出來之后,推動貫標工作是部里面的一個重點。
 
  第二個是在德國技術工業4.0,美國啟動工業互聯網以后,我們也在探討能不能把智能制造成這樣的口號和理念,作為下一步兩化融合工作的重點。前一段時間也和高老師在討論,怎么把智能制造推動兩化融合,如何把工業與信息技術、工業技術高度融合,來理解它的概念、內涵、外延、方向和部署。
 
  下面我主要從四個方面來理解什么是智能制造:
 
  第一個是智能化產品。這個喊了很多年,今年1月份帶隊去拉斯維加斯參加CS展,對這點有了深刻的體會。第一個體會是汽車,它是一個消費電子展,但是去了一個展館后發現里面全部是汽車。全球十大汽車商去了9個,主辦方在刊物的前言里面說,今年的消費電子展“C”不是“consumer”,而是“car,” 是汽車電子,這反映出汽車電子在智能化里面的高度關注。第二個是在展臺上,在英特、英維達展臺上展示的都是汽車,芯片廠商展示的是汽車,在華為、中興、愛立信,通信設備廠商展示也是汽車。期間,谷歌發布了汽車操作系統,在之前,蘋果發布了ISO car??梢钥闯?,我們十年前所說的四個輪子駝著一個計算機的產品時代已經到來。在展會上,思科在講IOE,從互聯網這個概念看,所有的產品都會成為一個網絡終端,這是我們思考的一個問題。我們前兩天去了特變電工,他們董事長說,“我們所有的產品怎么變成智能化,什么時候能夠變成智能化,變成智能化后,它會帶來什么樣的價值,這將是我們的戰略方向?!?/div>
 
  這個又回到另一個話題,我們的80、90后是互聯網的原著民;60、70是互聯網的移民;年齡再大一點是互聯網的邊民?;ヂ摼W的原著民,我給它一個定義是互聯網看他長大的,互聯網的移民是你看著互聯網長大的。這個概念近一步引申出來到產品,這個世界上可以把產品分為 3類:物聯網的原著民,產品生產出來就是一個高度智能化的產品,就是一個網絡終端,如手機、電視等等,就稱為物聯網的原著民,互聯網也可以。第二是物聯網的移民是在產品的智能化在不斷的提升,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時間,如我們的窗簾、我們的冰箱、我們的各種各樣的設備,都會是一個網絡終端。
 
  物聯網的邊民就是需要十年、二十年才能會成為一個智能化的產品,這要思考一個問題,第一個它在什么樣的時間尺度內,是5年、10年,可能會是一個終端通過,這是我講的一個概念,所有的產品都是一個智能終端,如水杯。目前可穿戴設備的智能水杯已經出來了,我們看到它是一個趨勢。前兩天我們去華為,他們講如何定義5G,講了3個概念,第一個是10毫秒的連接,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能夠連接到網上,第二個實際的下載速率,第三個是1000億的授權。當然這個概念在不斷探索中,到底什么是5G,不同的企業、不同的機構、不同的專家定義的也不同。但華為的這三個概念有一個概念是1000億的終端,從數量上說,可能更是一個物聯網,連接的是一個設備,這反映出智能化的產品是兩化融合關注的。
 
  第二個是裝備的智能化。從智能制造的單元,某臺單機,某臺機床、機器人正在向智能的生產線、智能的車間、智能的生產系統去演變。這個概念既是德工業4.0所講的概念,也是我們浙江省的機器換人、機聯網這個概念具體的體現,所反映的趨勢是智能制造和工業技術的融合,也是兩化深度融合的體現。從智能單元、智能終端到智能生產線、智能車間、智能生產系統,用什么樣的設備來生產,這是我講的第二個。
 
  第三個流程的智能化。剛剛講的是產品、裝備的智能化,除了這些我們管理的組織架構、企業和企業之間交流,它們如何適應產品的智能化,裝備的智能化,需要重新構建與調整。有人說華為、聯想對聯網思維有抵觸,對互聯網思維不感冒,我說不是,我認為華為這樣的企業不說最具有互聯網思維,也是非常具有互聯網思維的企業。我說一個概念,任正非說,“要讓聽見炮聲的人去決策,以后的戰斗是排的戰斗、連的戰斗,而不是師一級、軍一級的戰斗?!睋Q句話說,一個連、一個排現在能夠獲得大量的決策信息,過去是由司令、軍長去決策戰斗,現在不是,一個連長、一個排長、一個士兵都能在戰場上決策,它的執行單元微型化、小型化、分散化,決策單元分散化。為什么這樣,因為整個系統,權利的架構、決策的架構在發生變化。為什么美國總統奧巴馬能夠直接指導一個小分隊去抓拉登,因為現在的情況下,他可以發現大量的跨層級的信息,這樣比較便利。
 
  在兩化融合的背景下,在信息傳遞的方式、信息權利的傳遞的方式、決策的流程都在發生著變化。第二個就像德國工業4.0說的,橫向的一體化,企業和企業之間,桌面和桌面之間,你和的下屬之間,怎么實現信息無縫的交流。還有縱向的一體化,從企業的研發、設計、制造、驗證、物流、交互,所有的信息無縫隙的、高效的、順暢的傳遞。這需要你的組織架構能做的??陀^的說實現裝備的智能化比較容易,要實現流程的智能化是富有挑戰性的。我記得在蘇北的沙集,對它的生產方式有個判斷,就是它的生產方式跨越3個世紀,沙集過去是一個很普通的做簡易家具的集散地,我們參觀后深有體會:什么使它的生產方式跨越3個世紀呢?就是它的交易方式是淘寶,這種方式是跨越21世紀,所以它的交易方式跨越21世紀。雖然生產工具是20世紀,但交易方式卻是21世紀,在這樣一個復雜的、混合的生產主體,反應出生產方式帶來組織方式的變革。比如說網絡眾保,大規模定制、云制造等等。
 
  有人說阿里是一個交易平臺,這個概念要轉變的,阿里不僅是一個交易平臺,而是一個生產的平臺,過去淘寶上是賣的別人的產品,后來我掌握了客戶的需求,我自己組織生產、自己設計、自己創造自己的品牌,這樣的企業在家具、服裝領域已經成為或者正在成為潮流的主角,換句話說,過去我是交易,現在我是和客戶打交道的出口。這個也反應出個性化生產等等其他一些,正在向這個方向轉變。
 
  第四服務的智能化。除了你的裝備生產產品外,這是未來很重要的一個能力和一個方向,如何理解和把握客戶的需求,對客戶需求響應的速度,對客戶需求挖掘的廣度和深度,對客戶需求管理的水平,或者把客戶的需求如何轉變成你的產品,是新時期的一個能力。還有企業的全新用戶管理、互聯網管理都需要新的制造裝備、產品智能化相適應,所以智能制造是下一步推動兩化融合的重點,它體現在產品的智能化、裝備的智能化、流程的智能化和服務的智能化。
 
 ?。▏}注:文章未經演講者本人審核。)

責任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