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5日,“第八屆中國電子政務高峰論壇暨中國新一代IT產業推進聯盟成立大會”在北京大學英杰交流中心隆重舉行。中國互聯網協會副理事長、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高新民先生為大家帶來的題為《云服務和電子政務新階段》的主題演講,以下為演講實錄:

  各位領導、各位專家,同志們,大家上午好!非常高興能參加今天的論壇,今天舉行了“中國新一代IT產業推進聯盟”的成立儀式,非常有意義。目前我們在政府部門討論電子政務時也確實感受到新一代信息技術、特別是互聯網技術以及剛才楊部長講的五個“新”,不是光對產業、商業,對政府也有很大影響。但這個影響,我個人的看法是這個影響研究得不夠,或者說僅僅從技術層面去研究,還沒有完全從我們中國電子政務到底應該有個什么新的模式、架構、目標,這些東西研究不夠。

中國互聯網協會副理事長、國家信息化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 高新民

  最近北京市目前在研究電子政務應該怎么做,現在北京市有四個面向公眾服務的平臺:首都之窗,北京網,還有一個是彭主任領導的、是國內一個出現的開放數據的平臺--bj.data,還有一個是北京政府和中國移動基于移動互聯網做的應用,叫北京市民主頁。這四個平臺到底怎么更好的發揮作用,定什么目標,互相之間什么關系?對這些問題我們做了半年的研究,這些問題都是很具體的問題,但在目前新一代技術下面,特別是云服務的下面,電子政務到底應該怎么發展?由于今天時間有限,我就講一些基本的觀點:第一,電子政務階段,我們現在到底處于什么階段?我認為跟技術有關系,同時跟政府本身的轉型也有關系;二,新一代信息技術融合驅動;第三,為什么是云服務?

  我在2012年時曾經講過一個意見,我說電子政務發展經過三個階段:第一是部門型建設,我們都是這么走過來的,而且發揮了很好的作用,是以機構為中心的建設;第二是整合型階段,這是跨部門的,面向功能的;第三個階段是平臺型階段,標志是以開放數據為轉折點,利用社會資源,不僅用社會資金,還包括運用社會用戶資源、互動資源等等;最后一個階段是智慧型階段包括智慧地球、智慧城市?,F在有提法是智慧型政府,更多的是參與性,而且是大數據決策型。我認為這四個階段標志著信息化從單一機構運用走到跨部門協同,再走到社會廣泛的參與和公共治理,再走到基于數據決策、驅動型政府。應該說這既是電子政務深化的規律也是政府轉型的趨勢。這不僅僅是技術,它有技術的背景,但更重要的是在互聯網大環境下,政府轉型、政府本身治理的現代化,這個概念里面融入了技術的因素在里面,發生了一些思考。2012年我講了三個階段:部門型、整合型、平臺型,最近我考慮了一下,又增加了智慧型階段。[page]

  應該說現在我們做整合型電子政務,現在我們是整合型電子政務階段,我們往往講信息孤島等弊病,但從歷史上來看,部門型電子政務不可逾越,必須在部門電子政務做好的基礎上做好才可能有整合型的電子政務。所以全世界各個國家電子政務都從部門開始,都是從機構業務信息化、自動化以提高辦公效率為主要目的,所以這基本上是流程自動化階段,但是我們轉的比較慢,其實這個階段我們做得很好,現階段我們還在做,有些系統在國際上水平也是比較高的,譬如海關系統,我跟國外海關系統也交流過,我們海關系統也是電子政務金磚工程,1993年開始第一個做電子政務,應該說非常有水平的。但是在國外是什么呢?在2001年左右,發達國家就把電子政務的建設和行政改革結合起來了,確定了電子政務的目標是為公眾提供更好的整合型公共服務,所以那個時候就以網上協同辦事為主要目標,還不是信息公開,信息公開早就用了,主要是辦事,實現了從辦公自動化為主的電子政務轉向整合型政府的轉變。這在美國、歐盟都是比較早的,最典型的是新加坡,那個時候新加坡提出一個口號,電子政務目標是:物理上多個部門,邏輯上一個政府。我們現在離這個目標,雖然大家有這個理念和奔頭,但是做起來還有一定的距離。

  到2008年金融危機以后,因為公眾對政府的需求,特別是發達國家發生了很大變化。公共財政發生了很多困難,因此要用少量錢做這個同時要做得更好,所以提出來開放數據,利用社會資源降低成本。同時,由于云計算技術的出現,所以就開始用云計算技術支撐平臺型的電子政務建設。這個在2008年以后得到了發展。去年,G8包括俄羅斯通過了《開放數據憲章》,就是提倡各國政府要做平臺型政府。所以開放數據是電子政務走向平臺化的一個很重要的標志,我們國家總體上講還在研究階段。最近上海正式宣布開放一些數據,其實北京比上海做得早,但是動作比較小,老在下面做不在上面做,有點起個大早趕個晚集的感覺。到2012年,我認為在全球智慧城市推動下,智慧政府和智慧型治理的探索開始起步,特別是在大數據技術的基礎上對互聯網上的應用示范以及數據驅動型政府成為快速響應民意訴求、支持科學決策進行善治的現代化,這樣一種模式,所以電子政務由平臺型政府轉向智慧型政府,大體是這么個過程。

  “十二五”國家信息化重大工程規劃,這個思路是做整合性政府的思路。這個規劃應該說目前為止,我認為我們國家電子政務規劃整合型電子政務的思想和目標,和工程項目的設計以至于工程項目的實施都是按照這個思路來做的,我覺得這點很值得我們各個部門、各個地方去參考一些這個規劃的基本思路和做法。包括需求分析,一直到最后項目完成之后介紹的評估,整個東西都貫徹用整合性思路來做,我認為這個規劃做得很好。

  現在整合型政府轉型也面臨著一些困難,因為我也參加了工程的一些專家會,從立項開始一直到做需求分析,有些項目開了無數次會都沒有協調下來,各說各的,所以觀念轉變是最大的問題。怎么樣用原來部門型電子政務,從關心本部門的職能信息化轉向為關心以政府國家戰略目標為主要目標,把戰略目標放前面,當然自己的本職責任也是對的,不是錯的,但是誰服從誰這個觀念現在很多情況下沒有建立起來。2011年17號文件里面寫到四個基礎部,到現在為止“十二五”還在做方案,就是討論這個問題;第二個困難是頂層設計。到底怎么做頂層設計變成跨部門問題,這里面有很大方法上的困難以及技術支撐上的困難。我們現在已經摸索出一套辦法,這套辦法工具化,也是很可貴;第三個困難是缺乏真正的高度協調的決策機制。

  信息技術就不講了,大家已經講得很多了。開放數據非常重要,有些同志提出來開放數據和信息公開是不是一回事?不是一回事?,F在電子政務是五件事:信息公開(除了內部辦公,這是對外公眾服務的);網上辦事;網民互動;開放數據;還有一件事情是在開放數據的基礎上怎么能夠結合大家的智慧能夠支持智慧的決策。這五件事是目前在云計算和大數據的背景下需要支持的。

  我剛才講2008年以后美國在電子政務上面,每個階段有非常鮮明的標志,2008年以后提出一個口號“三個優先”:共享優先、云服務優先、創新優先。目的是為了降低成本,少花錢多辦事,用更少的資源去創新。強調創新而不是光是辦事,要有新的模式出來,但又不能多花錢。我們現在講云服務、大數據,列了一大堆項目,這些項目到底達到什么目的,怎么解決電子政務決策的風險,考慮的很少,就是花錢多。所以電子政務背了個黑鍋“花錢”,要轉變這種觀念,非常值得我們警示。

  為什么是云服務?為了使虛擬化技術整合應用技術,還包括資源調配的信息技術來解決復雜性問題,能夠使它簡化。我覺得主要的云服務雖然有技術支撐,但本質上是資源共享而不是分割,云服務主要是服務,不僅是技術。我們要強調服務的特點、本質性的東西。云服務強調分工,而不是全能。云服務更適宜有動態需求變化的。它的好處可以概括為三個方面,最主要一點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資源利用率。這一點,有些地方的電子政務在這個地方考慮不夠?,F在我們講云服務的數據中心也是這個問題,沒有高效,或者已經建立起來,很多老的系統遷移擴展問題。而且還有一種觀念認為云服務就有可能引導整合型電子政務。其實云服務本身不能夠引導,它能夠支撐更好的整合。首先要有整合,整合機制建立起來才能真正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所以這點是需要我們有很好的認識。有些地方做得很好,比如無錫,第一是靠運營商硬件支持和平臺支持,這是租用的方式。第二不是一刀切,利用率非常高,達到60%-70%。另外就是靈活,特別是應急和災備的情況。所以我覺得創新是非常重要的。云服務的好處就是創新,能夠把我們各個機關本身用硬件的維護,看機房看設備精力運用到模式的創新,去協調、整合。所以創新是云服務方面非常重要的。

  總體來說,我認為雖然我們現在主要在做整合型電子政務,但我們也應該探索怎么樣把開放數據做起來,其實很多地方已經開始這樣在做,另外大數據也在應用,所以這幾個也可以跨越式三步并一步走來推進,使電子政務更能夠用比較少的資源做出更大的貢獻,使科學決策得到電子政務更好的支持,使為民、為社會服務做到更加有效,提高滿意度。這樣的話使公共治理現代化步伐在電子政務的支持下,在以云計算、大數據等新技術為代表的技術支持下能夠做得效果更好。這就是我的基本看法,講的不一定對,供大家參考,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