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在去年的第四次會議上審議并通過了《關于加強信息資源開發利用工作的若干意見》。同年12月12日,該文件以“中辦發[2004]34號”的形式正式下發,信息資源的開發和利用在我國被提到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

  那么,究竟什么是“信息資源”?為什么國家提出要重視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信息資源開發利用對政府意味著什么?各級政府對促進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又該發揮什么樣的作用?

  帶著這些問題,2005年初,記者采訪了全程參與該文件起草和制定的國家信息化咨詢委員會曲成義委員。

  記者:正確理解“信息資源”概念是領會和貫徹34號文件的關鍵。究竟該如何理解文中所說的“信息資源”呢?

  曲成義:我認為,信息資源業主要是指基于數字化、網絡化的內容業。它的內涵很豐富,包括文化出版、廣播電視、網絡信息服務、顧問咨詢服務業、廣告業、網絡教育、網絡游戲、數字圖書館、移動內容(短信、彩信)等。信息資源產業,是指數字內容產業或內容產業,凡是以信息資源作為基礎,經過人的智力勞動加工、創意、制作、開發、分銷、交易而形成的行業都可包括在內。概括來說,信息資源產業是以智力勞動進行創意開發為特征,以信息資源為原材料,以數字化、網絡化為加工傳播手段,以信息內容為產品,以信息服務為宗旨的新興產業。

  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很明顯得區別于物質生產,因為它是一種智力勞動。信息資源有個著名的特點——邊際效益遞增。也就是說,在實踐中用的人越多,信息資源發揮的價值就越大記者:為什么國家在當前提出要突出信息資源開發和利用?

  曲成義: 我國早在90年代中期,就曾提出一個“國家信息化體系”。該體系主要由六個要素組成——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網絡基礎設施建設、信息技術在各行業的應用、信息產業的推動和發展、信息化人才培育,構建良好的信息化環境。在這六要素里面,專家們普遍認為“信息資源的開發和利用”是核心,因為信息化建設的初衷和歸屬都是通過對信息資源的充分開發利用來發揮信息化在各行各業中的作用。國內外的信息化實踐也證明了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挖掘、共享能產生明顯的效益。

  但是,信息資源建設在實踐中常被忽視。人們往往更注重那些信息化的基礎設施,設備、網絡、軟件、硬件等,因為這些東西相對信息資源來說更“可見”,更容易“見效”。

  由于這樣一種對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認識上的不足,導致我國在信息化過程中,信息資源總量不足,深層次挖掘不夠,大量存在信息孤島,為廣泛的共享造成了困難。大量的信息重復采集而整合的工作量很大,嚴重阻礙了信息資源效益的發揮。我國目前網絡基礎設施建設得很快,各部門對信息化建設也比較重視,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已經到了一定程度,但是要想進一步往深走,充分發揮信息化的效益,就必須加強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

  從國際環境來看,在發達國家,數字資源產業已經發展到很高的高度。例如美國把信息資源產業叫做“e-content”,它已成為出口第一大產業。歐洲把信息資源產業叫做“digital-content”,它的產值已經超過了歐洲的電信和計算機業。在韓國,數字內容產業的規模超過了汽車業,在日本,它超過了鋼鐵業。信息資源的開發和利用越來越成為一個國家新的經濟增長點和國際競爭力的焦點。

  因此,發展信息資源產業,對于改善我國的經濟增長方式,推動國民經濟進一步發展至關重要。我國工業化的歷史使命尚未完成,經濟增長往往是靠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來換得高GDP。加強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能改變傳統的經濟增長方式,實現低投入、低消耗、低污染同樣能夠促進產業發展。

  除此以外,信息資源在傳播先進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設中起著重要的作用,能更好地滿足大眾日益增長的精神食糧需求。對于促進現代服務業的發展也具有重要意義。正是基于上述因素,國家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高瞻遠矚,在第四次會議基礎上出臺了這樣一個文件。中央已經認識到,要想把信息化進一步朝著深層次推進,必須在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上下更大的功夫,要形成國家性的明確戰略,加大對信息資源開發利用的推動。

  記者:在這個文件里面,特別強調了“加強政務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您對此有何看法?

  曲成義:34號文件把信息資源大致分為三個部分:政務信息資源,公益性信息資源和商業性信息資源。這種分法是符合客觀規律和我國國情的。

  文件對政務信息資源的敘述,我認為有三個亮點:第一,關于信息的公開。這是國家第一次在正式的政府文件中把政務信息公開作為戰略思想提出來。在現代社會,政府為民辦事,以公共服務為自己的職責,老百姓有四個權利應得到切實的保障——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享用權。這四個權里面,知情權是基礎,而要讓老百姓享有知情權,政務公開是關鍵。這個文件把政務公開作為國家的政策提出來,并提出了一些圍繞政務公開該做好的配套工作。這是我國政府從管制性政府向服務性政府轉變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當然,這一點說起來容易,實踐起來還是有很多工作要去貫徹的。

  第二,政務信息共享。這是針對目前普遍存在的信息孤島現象而提的,共享的目的是把這些孤島鏈接起來。信息資源只有廣泛的共享、快速流動、深層次挖掘的情況下才能最大的發揮其效率。文件中提了很多明確的要求,比如建立信息資源的目錄體系和交換體系,如何建立公用的信息資源庫等。

  第三,政務信息的增值開發。政府是當前國民經濟信息化的主導者,是信息資源的重要占有者。政府服務社會、管理社會的職能使其掌握著大量信息。這些信息是政府工作、決策的基礎,但只在政府手里,其發揮的效益是很有限的。如果能提供給企業、社會,經過深加工、增值開發,會產生更大的效益。過去我們對政務信息資源的增值開發一直認識不夠,實際證明,其潛力巨大、前景廣闊。為了做好這項工作,有些細節將來還有待深化,如哪些政府信息能用來增值開發?給誰進行開發?關鍵是要保證這過程的公開、公平、公正而且政府不能以贏利作為目的。

  記者:對公益性信息的開發和利用,政府又該承擔哪些責任?

  曲成義:公益性信息在我國早已有之,如廣播電視、交通信息、科普節目、天氣預報等。但我們一直沒有專門把公益性信息提高到一種社會形態。我們國家過去的公益信息是自發的、無組織的、個別的,而34號文件把公益性信息變成一種社會形態提出來了,意義非常大。

  作為一個社會來講,應該注重把信息服務提供給所有的公民,特別是那些弱勢群體。公益性信息以它“非贏利的、普遍性(讓所有的社會民眾都享用到)、基礎性”的特點,能進一步縮小數字鴻溝,促進信息化的均衡發展。

  在34號文件中,對各級政府支持公益性信息的開發利用也提出了要求。首先是要鼓勵支持公益性信息的開發利用。作為政府,要出臺一系列政策,對公益性信息的開發利用給予政策上的鼓勵和支持。要把自己掌握的信息提供給公益信息提供者。其次,要加強公益性信息的服務能力。政府應該采取相應的措施,把公益性信息的服務能力延伸到各個層面,使之遍及城市和農村、發達地區和偏遠地區。第三,保障公益性信息資源的有序開發。如何規范公益性信息的服務行為,如何明晰公益性信息和商業性信息的界限,如何形成合理的價格機制,如何保證產權,責任在于政府。

  記者:除了上面談到的這些,34號文件還有哪些地方值得重視呢?

  曲成義:34號文件將信息資源是明確定位為是一種“生產要素”、“無形資產”。前者說明了信息資源對于社會生產的重要促進作用,后者表明信息資源是有價值的。這一提法有助于改變以往只注重硬件設備、忽視信息資源的觀念。我想這是中央領導希望全社會要提高對信息資源重要性的認識。在34號文件中,有很多提法具有前瞻性,例如,它提出在建立和完善信息資源市場監管體系時,“完善登記備案和事后監督制度”。這一做法,將大大提高信息資源生產者的積極性,同時,它又通過后督機制,保障了信息內容的先進型、健康性。

  34號文件注重利用市場手段來盤活、發展信息資源,這也是非常重要的。發揮市場對配置信息資源的作用,靠政府不行,必須靠市場。把信息資源作為一種產業、一種商品、一個市場,這是很重要的一個亮點。為了形成這樣一個產業,發展信息資源的市場,促進信息資源的消費,加速信息商品的流通。政府需要一系列的政策配套。在信息資源產業的發展過程中,鼓勵國內的產業參與國際競爭。當然,為了使數字內容產業的健康發展,政府也要履行市場監管的職責。

  人們的物質生活往往是有限的,而精神生活是無限的,信息資源產業是一個新興而又充滿希望的產業。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要想走向全球,必須要把信息資源產業作為我們新的經濟增長點,提高我國的國際競爭力。

  大力加強政務信息、公益性信息和商業性信息的開發和利用,政府對此決心很大,34號文件的出臺,必將極大地推進我們國家信息資源業的發展。只有大家都能深入領會中央的精神,并根據各部委、各地方實際“制定信息資源開發利用專項規劃,并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從政策法規、組織制度、關鍵技術開發、新型技術人才、內容安全、產權保護、投資等方面加以落實,才能我國信息資源的開發利用取得良好的效果。

責任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