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山寨文化大行其道。針對山寨現象,社會認識一直存有歧見。有人稱山寨現象中富有創新精神,有人卻認為只是抄襲與模仿,甚至是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但不論認識上如何存在分歧,一個必須正視的事實是:具有價格優勢的山寨產品已經對相關產業有了相當大的影響力,且山寨文化的影響力與社會效應,又不止于在相關產品方面。

  什么是“山寨”?其實這是一個難以下確切定義的現象。有學者認為,山寨意味著“神秘、浪漫、反主流、草根”;有觀點則認為,“仿造性、快速化、平民化”是山寨現象的主要特征??傊?,山寨產品一般是草根企業從小作坊起步,通過快速模仿成名品牌,進而占有一個范圍較大的消費群體。從目前情況看,手機、游戲機、汽車等諸多領域,不同程度上都存在著山寨現象。

  三星經濟研究院中國研究中心最近以山寨手機的成功為例,對山寨電子產品的形成與發展做了一番研究與思考。該研究院近日發布的《解碼山寨電子產品》的報告顯示,2009年,山寨手機已經擁有了10%的全球市場份額,出口到非洲、歐洲等國家。僅從這一數據即可看出,山寨產品的能量,早已不可忽視。山寨手機的狀況表明,強大的生產能力和產業配套能力,以及龐大的低端用戶人群,為中國山寨電子產品提供了供需兩方面的基礎。

  山寨手機不是孤例,其成功的經驗適用于其他的許多領域,特別是電子產品領域??雌饋硐鄬碗s的汽車外形設計方面,山寨經驗同樣起到了作用。曾有某汽車自主品牌的一位高管,對自身品牌刻意模仿一國外品牌汽車外形設計的行為,可謂毫不隱晦,甚至還頗有幾分得意——盡管外界對這種行為褒貶不一,或者說是以貶為主。

  如何看待山寨現象,至今仍是一個現實命題。我們認為,對此現象,不能以“一刀切”的方式下出武斷結論,而應從利弊兩面,公允分析。其一,必須看到這一現象背后的歷史階段性特征,以及其中一定的合理性;其二,一些山寨產品中也會有局部的創新,并非一味抄襲模仿,這一點需要厘清;其三,就商業模式而言,山寨現象中也有可取之處;其四,山寨化也是創新的障礙,山寨行為在某種意義上混淆了是非觀。

  自1978年實行改革開放后的30多年來,中國一直處于市場經濟的培育與發展階段。應該說,市場經濟的培育至今還處在不斷完善的階段,沒有完全結束。山寨產品出現在這一階段,有其現實的土壤。土壤在于,不少領域,特別是電子類產品的需求強勁,但收入處于中低層的廣大人群缺少對主流品牌的消費能力。山寨產品生產者可謂是鉆了這個空當,通過模仿、復制,或者經過一定的改良創新,生產出了價格低廉但頗具實用價值的山寨產品。盡管這個過程中隱含著一些不規范的因素,但供給因此而變得更為豐富,這也是山寨產品具有一定的歷史合理性的主要依據。

  同時,山寨產品存在不少的抄襲與模仿行為,并不意味著山寨產品生產者完全沒有自己的智慧投入。比如,有些山寨手機在功能上非常強大、時尚,在質量上卻與主流產品沒有太大的區別,這當中就包含了生產者的創新因素。特別是在商業模式方面,山寨產品背后滿足消費者需求的執拗理念,其實對于不少主流品牌來說,倒也不無啟發意味。

  當然,我們也要看到的是,山寨化也是創新的障礙。比之艱苦的自主創新,山寨化往往來得容易許多。特別是當山寨形成一種思維方式,凡事都想著如何山寨,則對中長期經濟發展的危害就會加大。也正是在這種意義上,有學者稱,山寨現象“將吞噬掉整個民族的創新能力”。話說得雖然尖銳了些,其中的道理卻值得仔細品味。

  因此,我們在承認山寨現象具有特定歷史階段中一定合理性的同時,更要強調告別對山寨的路徑依賴。一個借助山寨起家的企業,如果不試圖轉型,走向主流化,單單依靠具有投機意味、模仿意味的山寨行為,則很難走得更遠。三星研究院的上述報告中提到,天宇朗通、金立等廠商,也脫離了原有的山寨領域,向主流廠商的形式發展,這無疑是一種正確的選擇。

  強調對山寨化的路徑依賴,根本還在于,須在思維上真正認清山寨的弊端,以及其可能的對他人知識產權的侵犯,進而在行動上切實以自主創新為未來的發展動力。依賴自主創新,而不是沉迷于模仿,將使有抱負者擁有更廣闊的事業天地。事實上,中國企業應逐步超越山寨化,與其說是一種告誡,不如說更是一種必需的選擇。

責任編輯:admin